發新話題
打印

20090711-23青海、蘭州騎行:求醫記

20090711-23青海、蘭州騎行:求醫記

這次旅程,因途中感染風寒,看了幾次醫生。在國內看醫生,住院留醫,對我來說,這是難得的體驗。除我之外,Aggie 亦在湟源的城關鎮看過醫生,我亦一拼就我所知的做個記錄。

最先病倒的是 Aggie,她應該是在 7.14 下午騎行往塔爾寺行程中,在回程的路上冷病的。

七月十六號,環湖的行程正式開始,支援車準時的在 06:30來到,因為時間太早,我們住宿的雪域行者這兒沒吃有早餐的地方,大伙兒跟著師傅的車往城媄M行,找到有豆漿油條的地方食早餐。
早餐後,正當大伙兒預備出發時,看到 Aggie 的面色極蒼白難看,她亦表示好唔舒服,有點發燒,不能騎車了,於是上了支援車休息。
騎行途中,雨漸漸的越來越大,在接近湟源的城關鎮前才停雨,時間亦已到中午,正好是給大夥休息、午飯後才繼續行程,各人亦將鞋襪脫下,放飯店外晒太陽。
飯後,Aggie 想趁著休息時間去看醫生,打退燒針,於是由師傅駕車將她送往離飯店不遠的縣城醫院。
約過了半小時左右,師傅打電話給我們,說道過了許久也無 Aggie 的訊息,想我們派人到醫院幫忙看顧著支援車,他則到醫院內打聽一下;我立刻穿回鞋襪前往。
過了約十分鐘,師傅回來告訴我,醫院懷疑 (或害怕) Aggie 會是 H1N1豬流感,已經將她隔離了,不能見,我聽到就嚇傻了,這如何是好?會隔離到幾時?如果是 H1N1,我們大夥都要被隔離,這個行程也就完了。立刻將消息通知在飯店的隊員,大家都無奈的繼續等進一步的消息。
師傅再去打聽,說要等疾控中心的專家到來。我想,這個地方會有疾控中心的專家嗎?師傅說:如果從西寧來,走高速也要接近兩個小時;還要等專家做各種測試,相信今天也不用騎行了。幸運的是,原來這兒有疾控中心的專家,等了約廿分鐘左右,我見到有疾控中心標志的車停在醫院門口,下來一男一女,手中拿著保護袍的人士進入醫院。也不記得等了多少時間,師傅打聽到 Aggie 不是豬流感,醫生會開藥給她,不用留醫。如是者又過了大半個小時,總算見到 Aggie 了,這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幾接近四點。
我曾提議時間太遲,在這兒過一夜,明早才繼續行程,唯最後都是較多人選擇繼續行程。

我的病相信是緊接著 Aggie 開始的。
7.16,我們的行程是西寧、日月山、倒淌河。到倒淌河時,幾位隊員前往找住宿的地方,我與其他隊員則在一小商店外聚集等待;期間進入商店,阿保買了罐飲品給我,飲了一半不到,我開始覺得唔妥,但是還未『發』出來,之後橫過馬路到商店對面的招待所,我已經有點支持不了,坐下來,身體開始發冷,發震,其他人開始發現我出了狀況,立刻找來熱水給我喝下,安哥亦將他的水樽裝滿熱水給我收入懷中取暖,Adrian 又找出大衣給我穿著;約十幾分鐘,我又好像沒事人一樣。

7.17,早上只有幾聲咳,人則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唔舒服,行程繼續,照常踩車。漸漸的咳多了,到達江西溝,狀況明顯的差了好多,當晚在江西溝過夜,咳了大半晚,幾乎無訓過,難為了與我同房的安哥。

7.18,師傅開車來接我們四人,載我們到十幾公里前的湖邊,與在湖邊牧民帳蓬過夜的隊員們會合。我當日只騎了約一公里多些,就是從帳蓬騎到湖邊,再從湖邊騎回帳蓬。其餘整日的行程都是乘車。
中午在黑馬河食飯,飯後,師傅載我到衛生院看醫生。
進入衛生院,只見幾位貌似清潔大嬸在悠閒的吃瓜子、閑談;師傅道明來意,其中一位大嬸站起來,指示我進入趁症室,原來她就是醫生。經過量血壓,聽過肺,問診之後,『肺有點雜音,有點感冒』,之後開藥給我,亦給我一大袋氧氣。在我吸氧期間,有一男性進來,坐下說(我相信他是醫生):不要騎車了,起碼到剛察後才好繼續騎車。
晚上在鳥島過夜,又是咳了一個晚上。

7.19 晨早起來,我因為一夜無眠,迷迷糊糊的。大家都認為我要作進一步的治療,不宜停留在這些小城鎮看病,決定由師傅載我到剛察的縣城看病,由 Adrian 與 Band Li 兩人陪伴到醫院。這次又是一位女醫生,聽過病情描述,聽過我肺部的聲音後,認為不適宜留在剛察治療,要到西寧的醫院去,也沒有收診金,只著我們要盡快去西寧。因為大夥還在鳥島,會繼續騎行,支援車要回去了;師傅則協助我們找車到西寧才轉回去;Band Li 跟師傅回去歸隊,Adrian 護送我到西寧求醫。

到西寧人民醫院,掛號,進入診症室,醫生經初部瞭解,說:這是急症,著我們將趁症單退回,取回掛號費,再到急症室掛號。
進入診室,不見醫生,等了一會,有個貌似香港電視藝人林峰的年輕醫生到來,經過一連串的問趁,聽過肺部的聲音,再立刻安排驗血,照X光。醫生的結論是要留醫治理,不能有確切的答案要留醫多久。結果我接受了醫生的留醫建議。

第一件事當然是辦入院手續,要到帳房附款登記,拿著記病人錄冊到病房。
上到病房見護士,到我的床位,Adrian 要交藥單到帳房記帳,將証明已附款的藥單到藥房取藥,取藥後再拿上病房交給護士。而負責我病房的醫生則放假,末能見到我的主診醫生。當晚經吊針用的藥是急症室醫生開的藥。
時近黃昏,幸好Adrian 問過膳食安排,原來醫院是沒有提供三餐的,他立刻去幫我買食物,又買了麵包給我作明天的早餐,待我全都妥當後才離開醫院找住宿的地方。
Adrian 走後不久,大眼打電話找我,知道我入了醫院,他立刻找到已完成環湖行程,還留在西寧的錦繡軍團來探望我,並極力的勸我要立刻出院,明天就飛回港治病。又叫錦繡軍團協助我訂機票;當時我心極亂,接受了大眼的提議,在錦繡軍團的協助下定了第二天晚上飛往深圳的機票。
7.20,昨晚是從香港出發,到目前睡得最好的一晚,覺得醫院的治療有效,我又不想走了,幸好錦鏽軍團還有幾個小時才離開西寧,請他們幫忙試著將機票退掉,留在青海繼續治療。
早上八點幾,見到我的主趁醫生,原來又是女醫生來的,是一個非常陽光型的短髮女孩,名牌上除名字外,還有『研究生』幾個字,她繼續給我開方,並寫下幾張檢查單,要做『B超』即彩色聲聲波檢查、頭部的 CT,肺部X光、心電圖幾項。
這兒的基本操作情況是先將醫生開出的單子到帳房扣帳或附款(不論是藥單或檢查單) ,拿著蓋了附款証明的單到需要的單位,該單位就會給你服務。藥就自已取,自已交給病房護士;如果是檢查,例如我做的 B超與心電圖報告,稍等就會直接交給病人,由病人取回再轉交給病房護士或醫生,因為不是急症室X光,就在翌日下午再到X光部取回;急症室的X光片都是病人自已取回再轉交醫生的。我問過醫生,為什麼要做頭部的 CT ,因為我入院時提過有點頭痛,有點暈玄,她想排除一下其他病變,醫生說現在無什麼問題,不做頭部 CT也可以,我就想省點錢 (其實,RMB250 能夠做 CT 檢查,以香港標準來說不算貴了),將單子退了。退款不需任何手續,拿著已附款的單子跟帳房說一聲就可以了,可以立刻取回現金或退回記帳冊內,出院才一拼核算。這兒看病,透明度極好,報告都是先給病人才轉給醫生,病人可以看到報告所寫的一切。
另外,用藥方面,醫生今天就開明天要用的藥,經過上面提及的步驟,預備好明天有藥用。據 Adrian 提及,其中有藥單未能在一個藥房齊備,在醫院的另一個藥房又是不齊全,但是兩個藥房加起來就有全部的藥,他又要走多幾次,先將藥單往帳房退款,再上病房找醫生開新的兩張藥單,去帳房記帳,再去兩個不同位置的藥房取藥,再回病房交給我轉交護士。
這兒用藥都是以吊針為主,以我自已的經歷,一天內共有四種五次的藥(吊針的藥單會貼在喉管上,每完結一樣就劃去一樣),過程是一種完了,按鐘通知護士 (護士都有時間記錄,在差不多的時間都會來看吊針的情況),過程是幾個小時不停,因此要先去廁所辦理大小事務,否則就會好麻煩喇。吊針完了,病人就好自由,我就在 7.21 晚與環湖回來的隧友們出街食飯,到十點幾才回病房。
出院的過程就比較煩瑣,我就早一天知道可以出院,醫生預早就給我簽文件,可是到出院當日早上,病房護士才將我消耗的醫療用品等記錄整理,一大疊的文件送往帳房,我去了兩次帳房才處理好,但這個手續則跑了三個窗口才辦妥;第一個窗口將結帳証明給我,交到另一個窗口,收回我的記帳冊與預附款單,數據輸入電腦核算,看看我欠款或是有錢剩餘,到第三個窗口附款或取回剩餘的錢;再將証明交回病房護士,這才能正式的離開醫院。
我所住的內科住院大樓,是青海省人民醫院最新,亦是唯一最高的建築物,樓高十八層,我住的呼吸科在十六樓,大樓有六部電梯,一部留給緊急運送病人,其餘五部給所有人使用。大家都看過上面的記述,好多陪伴病人的家屬、探病的親友,醫護人員上落,雖然有五部可以使用,唔算慢的電梯,但係用一次電梯,要等十多分鐘係好平常的事,即係一上一落,可以接近半小時,真係難以想象,所以,Adrian 幫我上上落落的取藥,買食物,真係咁就無了半天的時間。
青海省人民醫院,當然是一流的醫院,各醫護人員都表現出極專業,對待病人亦非常好,在整個治病過程中,感受到他們對病人的關心,不因為我是外地人,見她們對與我同房的另外兩位青海當地的病人都是一樣的對待。
但是,如果我一個人入院就麻煩了,沒有人跑上跑落的去帳房,去藥房,去買三餐,陪伴去不同的地方做檢查、化驗,我入院第二天,身體狀況改善好多,能夠自已行走,但係呼吸亦未算好暢順,如果係病患較重,對病人係好辛苦的制度。

主趁醫生婷婷還提醒我,回港後要跟進血糖問題,因為其中一個化驗結果係血糖稍高,但亦提及可能是高原飲食的影響;回去找醫生跟進,確認一下血糖正常也是好的。

在這堙A再一次多謝 Adrian 放棄了餘下的環湖騎行,在醫院幫忙打點各事務,亦多謝各位朋友的關心與問候;還有旅途中遇到的各位醫護人員的照顧,才能在短時間出院,不至延誤回港的行程。


多謝各位

TOP

長青兄, 真係一次難忘的經驗啊.............出外真係要小心健康呀.......
Nikon - I'm Lovin' it
D5 / D3s / D-200 / F80 / F2 - Photomic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evergreen 於 2009-8-8 Sat 17:45 發表
這次旅程,因途中感染風寒,看了幾次醫生。在國內看醫生,住院留醫,對我來說,這是難得的體驗。除我之外,Aggie 亦在湟源的城關鎮看過醫生,我亦一拼就我所知的做個記錄。

最先病倒的是 Aggie,她應該是在 7.14  ...
咁返到黎搵左醫生檢驗血糖未呀?

TOP

多謝你們的留言。
還未去驗血糖,預算下個星期去。

TOP

長青師傅要留意呀
早排俾人捉佐去驗血
發現佐我血內的尿酸都有一點超標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DreamLionHeart 於 2009-8-10 Mon 16:43 發表
長青師傅要留意呀
早排俾人捉佐去驗血
發現佐我血內的尿酸都有一點超標
咁您唔好同我爭啤酒飲啦 ~~ 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evergreen 於 2009-8-10 Mon 11:38 發表
多謝你們的留言。
還未去驗血糖,預算下個星期去。
大陸醫療不可盡信,點都係香港驗多次好d ...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DreamLionHeart 於 2009-8-10 Mon 16:43 發表
長青師傅要留意呀
早排俾人捉佐去驗血
發現佐我血內的尿酸都有一點超標
多年前,我聽過一位芳濟會神父的健康飲食講座;對,這次神父唔係講天主的道理;佢話飲生窄薯仔汁係可以醫尿酸過多。

TOP

呢排無飲酒la ~~
相信係食得太多肉了

多謝長青師傅ar ~~~

TOP

發新話題